20160320 战争机器

【重新看了遍录播,就顺便记了】
纯黑感冒了,整个人都很蔫,卷毛一直带动他逗他笑,还总说让他去休息。天哪给我一个卷毛吧!TvT

18:12
黑:因为这两天我出门的时候都是穿的夏天的那一身,就一T恤,所以说昨天稍微有一瞬间感觉冷,可能是那时候着凉的。或者说吸入太多灰尘。这两天很热好不好,穿夏天的衣服很正常。
卷:你干嘛穿夏天的衣服啊?是不是要拍夏日写真集?
黑:呵呵,我只想说穿的少很正常。
卷:正常个毛!我出去还穿棉袄呢!

18:13
黑:(无力)毫无精神毫无状态,但我不会拿这个当借口的。
卷:我跟你说状态怎么来!锯他们就有状态了!快去锯他!
黑:(无力)我才不去。
卷:锯他就有状态了你个白痴!
黑:(无力)我才不去呢。

18:14
黑:(无力)我被插了。
卷:我就知道你被…弄死了。
黑:(无力)过来救我。
卷:今天我就稍微出点力好了。

18:15
(纯黑躺了)
黑:我相信你可以的,只要绕开那个机械弓你可以的。
卷:你死哪了?
黑:就下个掩体后面,你翻过来。快点快点我快撑不住了。就这翻过来!翻过来!
卷:我跳不过去!卡住了!
黑:这白痴,非得等我死了以后才翻过来。
卷:我不知道为什么那边翻不过去。
黑:是吗,真的吗,装的太像了。

18:18
卷:那是我的枪别拿我靠!
黑:(笑)嘿嘿嘿嘿,你不早说。
卷:白痴吗拿我的枪。
黑:我拿了以后你才说的好吗,我边拿你边说的好吗,那时候已经晚了。

18:19
黑:没存档,都怪你我们才要从这开始的。
卷:你不会不死就行了。
黑:你不也死了吗?
卷:我后来死的。
黑:你先死的ok?
卷:你先死的,我去救你,然后我也躺了。

18:20
卷:你是我的了!

18:29
(卷毛把纯黑炸躺了)
卷:我居然没把你炸死!
黑:我被炸了死了,这不还是你救的我吗?你的意思是非得把我炸成碎片你才高兴吗?
卷:我以为能把你炸成碎片呢。
黑:呵呵。
卷:我要做最坏的打算嘛。

游戏:我们万夫莫敌。
黑:万夫莫敌,我们俩夫你都敌不了。
卷:他说的就是咱俩,不要骄傲知道吗?

18:31
黑:你别再按开关了啊。我好想抽他怎么办,我好想抽死这混蛋。这混蛋绝对故意的,把掩体弄没了,把我害死。
卷:我按错了。
黑:呵呵。

18:32
黑:要能一个人挟持一个人锯就好了。
卷:你直接把我锯死算了。
黑:(笑)

18:36
黑:明明刚才刚喝的药,怎么感觉变严重了。
卷:喝药没有用,打针才有用。我那天上午一发烧,然后立刻去打针,晚上就好了。
黑:打针不一定就好,或者说打针并不好其实。
卷:要看你打的什么针,我打的小针。
黑:打什么针都不如喝药好,什么药都不喝更好。是药三分毒,打针更不好。
卷:你这不是废话。
黑:那你还打针。

18:44
黑:救命救命救命救命。快来救我,快点快点。
(纯黑往回爬,卷毛没跑过来)
黑:你干嘛去!
(队友跑回来救纯黑)
黑:结果还是让队友救的我。

18:45
卷:什么情况!刚刚显示你躺了然后瞬间起来了!
黑:对我昨天也这样过。
卷:不是显示你起来了就是显示你那个图标不见了。
黑:对啊我昨天也这样过,看你这样的。
卷:然后我没救你,我还以为你起来了呢。
黑:然后昨天经历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你把锅甩给了我,这次我却安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咱俩之间的差距,为人的差距。
卷:那是因为有了昨天的情况之后,你无法狡辩。
黑:呵呵呵呵呵…我不会发烧了吧?
卷:一个月一烧这是。
黑:感觉好难受。
卷:最好的方法就是,赶紧把自己捂热就行。
黑:我现在很热。
卷:那种热,捂出汗那种。我上次就是出了汗之后好很多的。
黑:废话,发烧就这样的。救我救我再不救我我死了。
卷:你他喵的怎么又躺前面了?
黑:对,赶紧来救我,快点啊。
(卷毛跑来救纯黑,救起来以后自己趴了)
卷:我靠这伤害,救我。
(纯黑把卷毛救起来)
黑:你死不了的。

18:47
黑:你这白痴一颗手雷害死俩人,你好歹扔他们脚底下也行,你扔自己脚底下。
卷:我是被烟雾弄死的,他这个毒。
黑:嗯是,然后你把咱俩全都弄死了,这就是你厉害的地方。
卷:说的没错,我不跟病人争论。
黑:真的没什么好争论的,谁都看见了,一颗手雷扔自己脚底下,害死一个队友和自己,你说还有什么好争论的呢我也挺纳闷的。
卷:我说了我是被这个毒气弹给熏死的。
黑:啊对啊,就是你那颗毒气弹扔咱们脚底下了,没错啊。
卷:我那不是毒气弹,我那是炸弹。

18:48
卷:你别冲这么快这次。
黑:好的。

卷:你怎么又冲这么前。
黑:我能赢还怕什么?
卷:没我们掩护你赢个毛啊。
黑:我一个人就已经把他们几乎杀光了,你说赢个毛。

黑:到头来全是我自己搞定的。
卷:我在掩护你!
黑:你毛都没有掩护到。

18:49
卷:楼梯和升降机,你觉得要玩哪个?
黑:我走楼梯。
卷:哦那我…我走楼梯吧。
黑:楼梯是需要掩护别人的,你是做不到掩护的。
卷:这种困难的活交给我吧病人。
黑:在这里存活才是最困难的,所以说…这里有机炮。(打机炮中)哈,哈,哈,哈。
卷:所以说嘛,把这个简单的交给你了。
黑:兽族的渣渣们。
卷:你看,是你掩护我好不好。

18:53
卷:我这过不去。
黑:这不有开关吗?你是白痴吗?
卷:你开啊。你不开我咋过去?(笑)所以说你说白痴是说你吗?
黑:说你呢白痴,你走错路了白痴。
卷:白你妹,我就是这条路,你一开我才进来的。

19:01
卷:这就是荧光族啊,被污染的兽人。
黑:嗯,血都是会发光的,但不会自爆吧应该。
卷:有没有被污染的人类啊?(笑)肉bian器…
黑:嗯?你不就是吗?

19:02
黑:(有气无力的唱)哟马大叔与小舅舅…
(唱完就躺了,卷毛跑回来救他)
卷:你有病啊,没人的时候还作死。有人的时候你作死吧,还可以原谅你。
黑:没人的时候作才可以原谅,有人你作死才不能原谅。

19:03
卷:我被电脑救了。
黑:我命令电脑去救的。

19:05
卷:也许第三部他们改风格了,变成家庭理论剧了。
黑:并没有改。家庭伦理剧。

19:05
黑:咱们这掩体正在不断消失,怎么打?
卷:mou问题的。
黑:好的,那你继续没问题。
卷:那有柱子你没看到吗?躲柱子也行。
(纯黑正好躲在柱子后面)
黑:没看见。
卷黑:开关有个开关!
黑:你快去你快去。我离太远不行,交给你了。
卷:行了行了。
黑: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19:07
黑:不行我睁不开眼了,鼻腔里口腔里好难受。
卷:不行你去躺。
黑:唉…
卷:我看你就去休息算了,反正今天周日。
黑:我才不去。
卷:哎我本来以为…
黑:你本来以为是什么?
卷:忘了是你周一休息。
黑:啊。

19:09
黑:(电锯锯怪)啊——
(纯黑锯死以后,卷毛冲了过来)
卷:啊——耶!
黑:啊你妹。

19:10
黑:别拿我枪我靠完。
卷:哈哈哈。
黑:你是白痴吗!
卷:拿的什么枪?
黑:你个白痴,我拿的兽族那把枪,电锯枪没了你个脑残。
卷:幸好只是电锯枪,你还有弓啊没事。
黑:我一会真想害死你你知道吗。
卷:阿嚏!我感冒了我去。
黑:该!
卷:靠被你传染的。

卷:你要走上面还是下面?
黑:上…下面,下面大概能锯人。哦对没电锯我锯个蛋人。
卷:说得好但没卵用。
黑:都因为这脑残,导致我连锯人都锯不了了。

19:12
黑:有我在就,没什么,好怕的。

19:13
(纯黑移了下凳子,发出那种摩擦的声音)
卷:你又那啥了。
黑:哪啥了?
卷:噗的一声。
(安静了一会,纯黑应该是在尝试中)
黑:想弄的时候反而弄不出来了。
卷:那什么东西啊?
黑:那声音啊。哎弄出来了。
卷:(笑)又来。你还来,你那什么板凳。
黑:不能老这么摩擦,不然楼下找上来了。
卷:那你磨楼顶。我就喜欢楼顶那个磨来磨去的。
黑:因为你是抖M。

19:14
黑:我很难受啊,浑身发软。
卷:难受还不去休息啊。
黑:嗯,我乐意。
卷:你可以挂机嘛。
黑:怎么可能挂机。
卷:我不是说让你游戏挂机,那个什么(直播)挂机。
黑:那也不行。
卷:教你一招,虽然说不太好用,你这个直播的时候把那个图片截一下,主播并不在直播间那个。
黑:我去。
卷:可惜有那个战旗图标啊,要是没的话就完美了。
黑:那也不完美,上面的按钮不能点。
卷:额对手机端不完美。

19:21
(游戏中黑人讲话)
卷:他rap都出来了我感觉。
黑:(轻笑)人家本来自带rap天赋。

19:22
(游戏里在说永久消灭兽族的方法)
卷: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女王,抓回去鞭打一顿。
黑:你只能想这种事了。
卷:擒贼先擒王是正确的做法。星河战队不就把那个虫子抓走了。
黑:那能一样吗?你抓个虫子回去和抓个女王回去能一样吗?
卷:那个是虫族的老大,而且像这种抓女王的话就更那什么了。
黑:抓个女王可以啪啪啪,抓回去那虫子你啪啪啪去吗?
卷:你抓个虫子你可以抽它啊。
黑:你这人真重口,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太恶心了。
卷:我是抽它你个白痴。你没看见他们拿那个管子插它身上来研究它吗?
黑:你太恶心了,实在太恶心了。
卷:没你恶心。

19:23
卷:男左女右,我左。

19:24
黑:你那行不行,我这很轻松可以搞定。
(卷毛躺了,显示任务失败)
黑:唉?
卷:我以为咱俩在一块呢。
黑:这白痴,你刚刚自己选的路线,现在以为在一块。
(卷毛瞎哼歌)
黑:等我先拿个体温计去。你先选,选了以后我找掩体,然后你拿体温计去。(笑)我拿体温计去。
卷:啊?我拿个毛…我家…我跟你说我家真没有体温计,我上次要量…
黑:我已经被烧糊涂了。
卷:结果去找,结果没有体温计。
【感觉卷毛一脸懵逼还努力解释】
黑:你先选路线,选路线我找好掩体。
卷:嗯嗯嗯。我觉得超过38度你就可以去休息了。
黑:谁说的?我小学的时候烧到39度多都照样去考试去。
卷:我还烧过40度呢照样没事啊。烧到37度5的时候已经有那种浑身无力啊…
黑:得了吧,烧到38度5的时候才开始浑身无力。
卷:我37度5就已经有点浑身无力然后酸疼。
黑:然而我的正常体温就37度,37度5根本没什么感觉。
卷:那可能我没暖热,再暖一会儿就38度了。
黑:(轻笑)

19:28
卷:队友还没有找到体温计。
卷:这体温计比弹药还要稀少,这么难找。

19:29
(纯黑拿体温计回来了)
黑:你怎么还没过去你是白痴吗?
卷:过你妹啊,你那边右边的怪都打着我。你找到体温计没?
黑:(笑)这都干不死你还活着干嘛。
卷:我一个人打两波怪。
黑:那也不难我觉得。
卷:不难你妹。
黑:就是不难,如果我的话可以轻松做到。

19:30
黑:正好交给你了,我先叫个外卖。
卷:叫你妹外卖,你现在没看电视吗,现在外卖不能乱吃了。
黑:为什么?
卷:你这还自称有洁癖呢,那外卖都是抠脚大妈做的你还吃呢。买外卖一定要买那种你去过的店里买。
黑:所以说你每次都去抠脚大妈店里买是吗?
卷:去你的,电视上是这么播的。
黑:黑椒牛肉炒意面?嗯,好像听起来不错的样子。
卷:然而很难吃。不好意思我之前吃的外卖都是那种我经常去的店里。
黑:经常去的不就是抠脚大妈店吗?
卷:卫生很关键啊。以后我再也不想去那种苍蝇餐馆了。
黑:我看看啊…缤纷水果披萨,香辣鸡腿…
卷:披萨很难吃的。你会找的是那什么吧,萨比客(卷式打码:必胜客)吧?
黑:萨比客是什么啊?
卷:你赶紧打完行不行?
黑:我会的,但我相信你可以撑住的。买披萨得了,披萨吃起来方便。
卷:然而不好吃。
黑:你得看哪卖的了。
卷:萨比客的披萨就特别难吃。
黑:萨比客是什么东西?
卷:自己想。
黑:没听说过想什么想。超级至尊披萨…
卷:这个最难吃了!
黑:说得好像你知道我选的是什么似的。
卷:就是超级至尊披萨吗?
黑:我压根不是从你说的店里买的,我也是服你了。
卷:你确定不是萨比客的?
黑:嗯我确定,因为我压根不知道这是什么牌。香辣牛肉披萨,金枪鱼披萨…
卷:我还没吃饭呢你挑毛外卖啊!我不玩了啊!
黑:(笑)
卷:我超过七点我坚决不吃饭的。
黑:为什么?你别告诉我你怕胖。
卷:每天吃完肚子疼不知道为啥。我胃不好嘛。
黑:看来你是怕胖。
(卷毛打怪,纯黑一直在念菜单)
卷:你别说了赶紧打!
黑:(笑)我知道,我想我晚上要吃什么。
卷:那我出来吃饭了你自己玩吧。
黑:(笑)你吃饭还用得着出去吃吗你是白痴吗?都好贵啊话说这些披萨。
卷:近战,近战,近战,近战。
黑:披萨香辣的能好吃吗?诶我这边评论区出现一辆汽车是什么东西?
卷:我只想吃但丁吃的那个披萨,到底什么口味的我很好奇。
黑:我也好奇。
卷:然而现实里的披萨和游戏里动漫里的完全不一样。
黑:我想吃动漫肉,漫画肉。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那种一看就特别有食欲的那种东西。欸?你怎么死了?你怎么死啦?你真的太白痴了这都能死,我都替你杀了多少怪了,你以为我真在那点披萨呢?
卷:杀个p啊!你站那不动还杀呢!
黑:扯淡我杀了半天怪了!我装着我在买披萨的样子,你个白痴结果你就这么躺了。
卷:我开着你直播呢闭嘴。
黑:哎哟我去,唉这白痴。
卷:我决定我去吃饭了,你自己玩吧。
黑:吃你妹啊,赶紧继续。
卷:然后九点之后再回来。
黑:滚,快点。
卷:你确定这个送披萨的人不认识你?
黑:为什么人家会认识我?有几个认识我的我也是服你。
卷:到底什么披萨啊?
黑:什么什么披萨?我不可能告诉你是什么牌子的,我不要给他们做广告。
卷:谁让你说是什么牌子的。你吃过萨比客牌的吗?
黑:(笑)没吃过。好的就要这俩吧,我靠好贵!
卷:好贵啊!一下居然要花我亿分之一的工资!受不了。
黑:啊?亿分之一?等会儿我想想,你亿分之一,也就是说你年入一亿啊!还是月入一亿啊?你简直可怕。
卷:闭嘴,你继续装。
黑:你丫自己说的啊!是你亿分之一的工资,还我装的怎么成?

19:37
黑:你怎么又死?
卷:我没吃饭,我饿。
黑:我也没吃饭我就没死。看看多少度了,量好了没啊体温。
卷:十分钟,再来五分钟。
【卷毛一直在记时间啊!】
黑:目前37度5,为什么才37度5就有这种乏力感,肯定还捂的时间不够长。
卷:我都跟你说37度5就有那个感觉了!
黑:我之前就没有,可能我之前体温从更高降到这的原因吗?
卷:废话。
黑:我觉得是捂的时间不够长的事。
卷:闭嘴!要不吃饭要不睡觉要不玩,别废话。
黑:谁废话了,你在废话。
卷:你丫都不干活!
黑:我刚才打了半天你死了,你不信问问我的观众。
卷:呵呵。我眼见为实,我就看到你没打。
黑:因为你瞎。

19:39
卷:我宁愿死现在,不想玩了。
黑:为什么?
卷:因为我饿了。
黑:你饿了就想死啊?

19:40
卷:你已经拉低我的士气了,你好好玩也没用。
黑:我打一开始就有好好玩。要不是因为你刚才死一次的话我也不会去…
卷:你知道打仗的时候最怕什么?拉低自己人的视力。
黑:(笑)拉低自己人的视力是什么鬼?
卷:(笑)都差不多吧。视力拉低了能开枪吗你个白痴!
黑:好有道理,我都懒得反驳啊。(卷毛死了)唉你怎么又?(轻笑)我去。
卷:行了大家晚安了,我吃饭去了。
黑:你确定吗?
卷:Let’s go!过了这个地方之后我就去吃饭了啊。
黑:你是白痴吗吃饭还要出去吃饭。
卷:因为我吃完饭之后走走路,医生说不能吃完饭就立马坐那不动。
黑:谁说的?哪个医生说的?
卷:对胃不好。
黑:我去教育教育他去。
卷:我他喵胃下垂了都,你说呢?
黑:你真的懂什么叫胃下垂吗?为何我觉得你完全不懂什么叫胃下垂呢?
卷:我不懂,但是字面意思大概能懂。
黑:你丫完全就是…

19:42
卷:下跪吧,颤抖吧。
黑:Fuck(打一枪)you(打一枪)

19:44
卷:最后一回,过不去的话我就吃饭去。
黑:呵呵,那你丫现在就滚吧,因为你肯定过不去的。

19:45
卷:我靠我卡住了!
黑:你又死啦?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又死了?
卷:啊!
黑:果然。
卷:行了我吃饭去了啊。
黑:你确定吗?
卷:我觉得还是把它过了比较好。
【每次纯黑说你确定吗,卷毛就秒怂】

19:47
卷:唉?你咋死啦?
黑:我也想知道。刚才视角卡bug了,不是瞄哪打哪。
卷:噫~
黑:就是。
卷:嗯啊~
黑:啊~呵呵~你略!这些应该能略。
卷:略你妹!
黑:略!略!略!你肯定摁错键了或者压根没按白痴。
卷:没用。
黑:显然有用你只是按错了而已。
卷:欸?咱俩换边了?
黑:还诶诶咱俩换边了,你装的还不小心似的。
卷:刚才你让我略,然后我就狂按然后就换边了。
黑:噫~

19:49
卷:你那边拿盾的那个直接被我爆头了,用机械弓爆头的。
黑:啊是吗?好厉害啊,完全没见过这么干的人啊。

19:50
黑:又捂了这么一会了看看体温多少了?啊38。
卷:我觉得你…我看你还是赶紧…
黑:不大高,我决定了到了40度我就去休息去。
卷:再不过我就去吃饭去了。
黑:然后我就该换暴雨了。
卷:不错发着烧下着雨。你可以玩男主发烧那章。
黑:(笑)那章早就过了。
卷:再来一次嘛!亲身体验一下5D玩法。
黑:不要!那你是不是也要亲身体验男主杀人和切手指啊?
卷:(笑)你这是4D玩法!刚好他也发烧了你也发一下。

19:51
黑:啊我死了。
卷:又死啦?
黑:什么叫又死了,说得好像我死了好多次似的(轻笑)。
卷:那我吃饭去啦~
黑:你确定吗?谁刚刚说过了这再去的?谁刚刚说不打算吃饭的?谁刚刚说过了这个点不吃饭的?谁刚刚说怕胖的?
(卷毛一直想插话插不上)
卷:行了,不吃饭对胃不好。
黑:啊,那你退了啊?
卷:啊。
黑:啊,退吧,滚吧。

19:54
黑:我现在光着上半身,穿的很多穿了一层人皮。

19:56
黑:衣服我是肯定不会再穿上的,因为我身上出过汗了还没有洗,不能把干净衣服穿在身上弄脏了,不然的话又得洗衣服。

19:57
黑:把被子蒙身上你在逗我吗?你觉得洗衣服容易还是洗被子容易?我连衣服都不穿可能蒙被子吗?

评论(4)
热度(84)
©啊嘞嘞嘞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