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3 彩虹6号+CSGO躲猫猫【下】

【注意!全程高能!包括唱歌演戏念小黄文!记到后来我都要摔电脑了!看记录不如去看录播啊!不!是一定要去看录播啊!】
【还有小黄文我附了原文!不能接受的注意避雷!】

21:56
(纯黑掉线了,高音唱国歌)
卷:不错不错,他至少会唱这首歌证明他上过学。
(然后卷毛静音了纯黑)
卷:我在你们那麦的回音里都听到纯黑的声音了。

21:58
(纯黑把当前游戏改成了灵魂歌姬,一开始还打成了妓、鸡、基)
卷:(唱)啦啦啦~今天没有状态没有状态~
(灵魂歌姬纯黑放音乐开唱你是风儿我是沙)
黑:(唱)你是风儿~风儿~风儿~风儿~风儿~风儿~
林:(唱)沙~沙~沙~
(这时候卷毛还是静音纯黑的,然而都唱了起来,纯黑唱风儿的时候卷毛一直在唱没有状态)

黑:du~~我记得有一首片尾曲是什么来着?
鸟:什么曲?
黑:什么什么ju?
卷:没有状态曲。
黑:是不是那个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林:哦那个那个!(唱)酿酿酿酿~~
卷:别酿酿啦,再玩一个小时我睡觉去啦。

(纯黑开始放还珠格格,只放了声音,这时候其他人在讨论西游记)
秒:林子赶紧唱。
林:(唱)你牵着马~我挑着担~
黑:(唱)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秒:你俩厉害,还对唱了是吧?

林:(唱)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秒:闭嘴,别唱了,别唱了。
黑:再唱我杀你啊我告诉你。
卷:再唱下一个直接杀林b。

黑:就是。
(林子不唱了,结果jj鸟开始唱)
秒:真的谁唱我杀谁。
黑:大家好,我是秒度,我现在为大家唱一首。(唱)啊~~
卷:你啥时候成淫秒的人了,纯黑?
黑:我就是秒度。

22:04
黑:我又出现瞬移了,你们全瞬移了。
(纯黑这边显示其他四个全卡在原地了,然后纯黑开始打卷毛)
黑:我要掉了估计。
(一直打卷毛中,然后就掉了)

22:06
(掉线后纯黑开始放还珠格格)
黑:(少女音)尔康~你好自为之~紫薇跟你永别了~
林:紫薇!不要走!
黑:尔康~
林:紫薇~

22:08
鸟:(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黑:(唱)小船儿!
鸟:(唱)林子推到纯黑~
黑:你个五音不全就别唱了,丢人。

22:09
黑:(唱)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卷:(唱)缠缠绵绵~你是渣~

22:10
黑:(唱)哟!马大叔与小舅舅~
(卷毛被杀了)
卷:我靠!我不玩了!我睡觉去!你给我闭嘴!
黑:哈哈哈哈哈哈!
秒:纯黑你再唱会儿。
卷:他再唱,下把把他杀了啊。
秒:纯黑赶紧唱啊。求你唱歌。
黑:为了你们考虑,我还是先不唱了。想让你们醒醒神我才唱的。
卷:你越唱我越想睡觉。
黑:就因为你想睡觉我才唱的,如果你不是想睡觉的话我就不唱了。

22:12
卷:打完这局我睡觉去了,别bb了啊。
秒:你再唱真的我受不了。
卷:(变调唱)你是风儿我是沙~(rap)你是风儿我是沙,我就不喜欢你唱歌。

22:13
黑:我找到了好东西,现在我不唱了,我要开始读诗歌。
(纯黑开始念诗歌)
秒:我要去下面的频道了再见。
卷:我走了拜拜了。
黑:我没唱歌!我没唱歌你们要不要脸了。
卷:纯黑我给你一首东西你敢不敢念。
黑:行啊你给我,你敢给我我就敢念。你给,我看你给我什么东西。
卷:我马上给你找一个啊。
(纯黑继续念之前的诗歌)

秒:今天直播到此结束了,因为纯黑的唱歌原因。
黑:快来快来。
卷:我不管,除非纯黑把这个文章给读了,我刚找别人借的。
黑:借的什么文章你到底。
卷:我也不知道,他说这个文章适合你念。

秒:纯黑把林子直播间给唱没了。
黑:哈哈哈哈有我鸟事。
林:唉,混蛋。
黑:我刚才不是没唱吗再说了,我读的诗歌。

卷:我在找文章呢。
林:找个p,抖M么你。
黑:等你加进来以后再找。
林:你是不是抖M我靠。
卷:你有本事就念。
黑:我就是有本事,我就念了怎么着。

22:18
(加进来一个不认识的人)
林:这游戏不是不邀不能加入的吗?
黑:谁知道啊。
林:难道是这人就是淫秒的男友?
黑:很可能。

卷:完了,我并找不到什么。
黑:什么内容的你先告诉我。
卷:那个感情……就是感情方面的那种。
黑:你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能给我解释一下。
卷:并不是我有,我在找呢!
黑:哦~
卷:算了,就昨天那个绕口令给你念好了。
(绕口令:里约热内卢的奶牛拿榴莲牛奶以折足之姿跑到委内瑞拉拿了蜂花护发素送给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但是红凤凰粉凤凰红粉凤凰粉红凤凰在看黑化肥发黑灰化肥会挥发)
黑:绕口令什么的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纯黑念绕口令)
秒:下线去玩别的了再见。
鸟:不唱歌改玩绕口令鬼畜了。
卷:你这念的不规整啊,再念一次。
(纯黑又念了一遍)
黑:最后这个太难读了,其他都还好。你试试能读出来吗?
卷:最后一句啊?
(卷毛念,纯黑笑,然后纯黑一直念)
卷:大哥,别念了行不行,赶紧那什么。
黑:你他喵让我念的你个白痴。

22:22
黑:淫秒这丫老是往外退,不知道为什么。
林:淫秒受不了你的精神污染了好吗。

林:怎么卡住了我靠。
黑:我这好像也卡住了,淫秒的锅估计。
林:淫秒在下GV。

林:淫秒正在被他男朋友壁咚的说。我已经录了视频的说。
卷:我睡觉了,不玩了啊。
林:玩啊混蛋,这才几点。
卷:我困得要命,被他唱的。
林:你把他杀了不就行了。你杀他三次他就不敢唱了。
秒:林子你黑我是吧。
林:没有啊。
秒:等会儿我去发你照片,你等着啊。
林:没有啊我靠!谁跟你说我黑你了?
卷:林b的照片还用发吗?他自己以前微博上就有。

卷:纯黑,我睡觉了啊,挂了啊。
黑:睡毛觉。
卷:我困得要命,还不睡觉。
黑:这才几点就睡觉。
卷:都被你唱睡了,再唱。
黑:我多久没唱了,你是白痴吗。
(他们开始商量换游戏,纯黑又念绕口令)
卷:不行了我找不到文章给你念了,本来想找个文章给你念的。
黑:什么文章?
卷:嘛,就给你找个刀剑神域念念好了。
林:找个BL小说念。
卷:我给你发一个,纯黑,刀剑神域啊。
黑:你不会是消失的那一章吧要让我读。
卷:什么叫消失的那一章啊?
黑:就是隐藏章节。
卷:什么玩意?你说啥啊?
黑:没说什么。
卷:就这个,已经发给你了。
黑:我看看啊。果然就是这个你个脑残。
卷:这是我在网上找的。你不是说我发给你什么你就念什么吗,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啊,找的什么文啊,刀剑神域很多人都看过。

【按照原文有所改动的地方均加粗表示了,日语全用中文谐音表示,还有我尽力了啊哭着呐喊】
黑:在SAO中的触觉,与味觉一样,是依照事先设定好的状况而再生的?这样一想,只能认为是实际记录kiss的感触(虽说现实世界没经验过),这出奇,不认识这个字,的感觉直在我中枢神经窜升?在跟阿丝娜的tongue交缠,什么意的渴求时……
卷:我去你大爷!好好念!
黑:我知道她全身的powerlost了?从带着朦胧恍惚的eyes,不断喘息着的她的mouth中,我把tongue收了回来,这样往脖头、脖颈jing,耳后,锁骨的凹陷处仔细的dangdangdangdangdang……
卷:你这好歹念中、英文的。
黑:过不久,我的tongue移动到现在还是遮盖着的布丁、欧派上部,触碰到压瓦拉卡樱桃时,她全身就像……
卷:这是樱桃吗大哥?你这个樱桃更邪恶好不好?
林:你这是H场景么混蛋。
黑:就像bilibilibilibili了一下,两只手又再cover自己……
卷:哈哈哈哈,然后呢?
黑:头像是说雅蠛蝶一样的摇动着?(男)阿丝娜,手,松开吧。(女)代、代莫!(男)一达一大阿丝娜的欧派。像是拒绝一般交叠在欧派的手腕,用我的双手慢慢的把他们open!缓缓展现出,额这个怎么表达好呢(笑)系咯以木内,边用tongue揉捏?边用处及毕露su~~(吸的声音),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先端接近。
卷:你还念吗?
黑:我已经读完了,怎么样?
卷:再给你发一段,你读。
黑:玩游戏倒是,还卡着呢这游戏!
卷:再读再读,快点。
林:念这个还不如念天神右翼的说。
卷:天神右翼是什么?
黑:那是什么东西?
林:那是一部著名小说,比刀剑神域好很多。
黑:然而并没有听说过。
卷:快念出来。(催纯黑念他新发的一段)

黑:过了不久,我的……
卷:哈哈哈哈哈哈!
黑:我靠!这脑残发的什么鬼!
卷:这是你自己说的,我一开始没说,是你非得说这个什么消失的章节。
黑:My dick完全into the哦曼够,我的脑中不断冒出,嗤嗤嗤嗤嗤嗤……
卷:哈哈哈,嗤嗤嗤嗤是什么?
黑:我想想啊,不断的冒出,他这就是画的横杠。
卷:然后右边这个啥,横杠右边是啥?
黑:嗯……他这个写的不太对,翻译的不太对我觉得。
卷:你应该把这个词翻译成入侵。
黑:入侵这个my best girl,同时也是在云端,艾恩葛朗特最有名的爱抖露,这种不谨慎的想法,只要再一下子,我的脑子的保险丝就快烧断了。好不容易把呼吸回复了正常,贴近了阿丝娜耳边说,赞布哈一达哟一达一?恩恩,一达哟阿组一托凯搜。读完了。
卷:这段纯黑,这段。
黑:你又发什么鬼了。你信不信我点举报?
卷:这怎么了?文章而已,艺术创作。是你说的什么都要念的,这已经够简单了,我觉得对你来说。


黑:货车上,马路边,夕阳欲下山……(在念其他的,在卷毛念的时候一直在念)
卷:我来念吧。一边摇头,阿丝娜勉强发出细微高亢的声音回答。纯黑帮我接一下,我念一段你接一段吧要不?
黑:接什么?
卷:就刚刚那个东西,我发的东西,你念一段接一段来吧。
鸟:你们念上瘾了啊?
黑:啊?你还在?
卷:纯黑我接一段,桐人的……
鸟:卧槽我居然一直在听。

卷:比如说刚才那个,我念一边摇头,然后你念下一段。
黑:为什么我不念一边摇头你念下一段?
卷:因为这我发的,快点。
黑:你发的才该你念。有种你念一句完整的我接下一句,你念一个逗号算个毛。
卷:没问题。
黑:说,念。
卷:啊啊啊啊啊!
黑:是脑残吗你?
卷:这是最形象的表达,知道吗?
黑:滚。敢不敢,是不是纯爷们了?
卷:行!我念了啊。
黑:嗯~

卷:这时候阿丝娜把眼大大的张开,发出悲鸣声……
黑:从第一句开始。
卷:不行,凭什么啊。
黑:你自己发的啊这是。
卷:这是按照你要求找的。
黑:滚,这是你自己发的啊。
卷:你非得要那个什么消失的章节。
黑:扯淡,这你自己发的,就说是不是吧。
卷:算了,你不念就拉倒了,不念睡觉去。

22:40
林:你们应该看凤于九天、十年、纵霸天下,还有什么天神右翼、桃花债。
卷:什么?天神右翼是啥玩意到底?
黑:全都没有听说过。
林:如意蛋、皇叔、和……
黑:这个我知道。
林:还有污黑。

22:43
黑:那咱们就找一个服务器名字直接加进去,一块加进去就是了。
卷:你确定不会在里面“啊纯黑,少爷我爱你”这种。

22:55
卷:困死了,以后玩游戏的时候别唱歌了。
黑:就是,你他喵还非得让唱的。
卷:我让你念,没让你唱。
黑:滚,就好像你没唱似的。
卷:你倒是念的我很有精神。

卷:(唱)纯黑这个废物去死吧。
黑:(唱当)啊~~
卷:以后我睡觉之前你来唱首歌,这样我能快速入睡了。
黑:(继续唱)啊~~(卷毛和)

【这种时候深切体会到文字体现不出来语言的表达啊,他们声音都这么可爱TUT】
【还有默默问一句我看纯黑的录播总是出现有几秒刷的跳过的情况,我是一个人吗!最后我还是看着卷黑林三个人的录播补全的记录orz】

评论(17)
热度(191)
©啊嘞嘞嘞嘞 | Powered by LOFTER